第十三章 风雨

上一章:第十二章 杀机 下一章:第十四章 陷阱

努力加载中...

那撑船汉子嗯了声,也不言语,将船向对岸摆渡过去。

“但我也有些事情不知道。”慕容晚晴秋波转动,落在孙思邈的身上,轻声道,“若是有说得不对的地方,还请先生指点。”

孙思邈拿了几文钱要赏给伙计,那伙计却是连连推搪,绝不肯收。

孙思邈道:“掌柜大可放心,我自知规矩。”

孙思邈道:“为什么?”

一眼望过去,只见到房屋鳞次栉比,只怕有一两百间店铺都不止。

孙思邈左手突伸,半空画了几下,收回来后微笑不语。

“那妖人追踪先生,又约先生在中元节再见,我只怕他有妖术,要在中元之日施展,对付先生,先生不能不防。”慕容晚晴说到这里,灯下娇容微红。

他心中暗想,今天不过七月十三,距离中元口还有两天时间,集市百姓这般惊惶,不知和我前来有没有关系?

孙思邈脸上笑容淡淡,灯光下,似又笼罩了层昏晕。

孙思邈淡淡道:“过河之后不远就是响水集,要马也没什么用了,我就放了他。”

孙思邈教他的是走路的功夫。

手一丢,他将背着的包裹丢在柜上,“铛”的一声大响。

孙思邈略带无奈的样子,一伸手,突接过了那匣子。

冉刻求顺着路走下去,转了个弯,眼前一亮。

冉刻求饶是睁大了眼睛,也没有看清楚他画的是什么。

孙思邈笑道:“羽衣本是茅山宗道人的一种别名。齐境灭道,禁提道人两字,因此大家都用羽衣二字代替道人。我本也不知道掌柜的和茅山宗有关,但入店时,见到门外有茅山宗的暗记,说要在这响水集做场法事,闲杂人等速速离开,这才猜测掌柜的和茅山宗有些关联,也明白为何各个店铺不做生意。想来是这些百姓敬畏茅山宗,又身在齐境,怕官府找麻烦,这才独善其身了。”

正琢磨间,船身一震,已到了对岸。

那伙计骇得跳了起来,见冉刻求颇有杀气,忙陪笑道:“客官,实在是客满了,小的才请你找别家了。”

孙思邈见河水滔滔,不理冉刻求,牵马顺着河岸走下去,似要寻渡船过河。他一路行来,笑容不减,但沉默许多,似凭空多了许多心事。

二人惊疑不定,凝神以待,本以为那船夫就要出手,不想那船夫只是看了眼匣子中的宝剑,突又合上匣盖,捧着那匮子向船头的孙思邈走去。

这时未到夜晚,天光犹亮,本是做生意的时候,不知为何,整个集市竟少有人声,就算狗吠都难闻一声。

眼珠转动,冉刻求压低声音道:“这件事,若是一家人就好商量。”

冉刻求心中暗赞,接道:“是呀,我走南闯北,着实闯下了不少名号,但就这个浪里白条的称号最让我喜欢,想当年鄱阳三鬼作恶多端被我盯上,有两鬼不待跳江,就被我力毙当场,还剩一鬼跳入长江妄想水遁,却被我追入长江,游了十数里刺杀他在江底,那一战下来,江湖的朋友才给我起个浪里白条的外号,唉……不想一转眼已过去五六年了。”

不想孙思邈倒是干脆,径直乘了一匹马。慕容晚晴好像也不拿自己当外人,当下乘了另外一匹马。冉刻求抢不过,只能盘算到前面的市集再买匹马乘坐,反正王大人送的金银尚多,买个十来匹马也都够了。

冉刻求微笑道:“他其实……是喜欢你的。”

“老子赌你客房绝对没有全部预定出去,若让老子查出一间空的,你就给老子二百两金子。如果老子错了,就赔你二百两金子。”冉刻求说话时,伸手解开包裹,露出里面的金银,顿时满屋生辉。

孙思邈方才一出手,就制住船夫的一只手,高明之处自不用言,先生另外一只手摆了下,很有迦叶拈花的样子,莫非是江湖传言的拈花手?

冉刻求心中一寒,暗想,这时候还有谁会来到这里,莫非是那妖人突然带人杀到?

“我劝你还是不要学的好。”慕容晚晴先给冉刻求一盆冷水。

“你瞎说什么?怎么可能?我……”慕容晚晴吃了一惊,虽未跳起来,可一张脸已经红得和朝霞一样。

冉刻求急道:“这是什么话?你不知道,他们怎么会对你那么恭敬?先生你肯定知道什么,你莫要瞒了,眼下我们三个同仇敌忾,有消息都知道的好。”

想了半晌,他想出个缘由,多半是因为兰陵王和先生一样,脸都白的缘故。

一路行来,冉刻求骡子般赶路,累得心形皆忘、四大皆空,按照孙思邈所教之法行走,不久后思绪空空,好像个白痴一般。

冉刻求头一次见到这种怪事,真觉得这孙思邈身上满是秘密,再难的事情到了他的手上都会迎刃而解。

冉刻求眼珠子差点鼓出来,诧异不已,不明白这是什么古怪的招式。他向慕容晚晴看去,见她也是一脸茫然,不明白究竟。

他听得稀里糊涂,只感觉发问比思考痛快许多。突然听到耳边似有沉雷响动,冉刻求下意识向窗外望去,只以为要下一场大雨。蓦地察觉到楼板震颤,冉刻求才发现并非雷声,而是马蹄声。

冉刻求这才明白,忙道:“先生,你别的本事不忙教学生,这画符的本事一定要先教的。”

他突然前倨后恭,带众人到楼上,竟给孙思邈几人分了三间上房,更不用吩咐,早让伙计送上热水毛巾,又奉上香茶,态度之恭敬,让冉刻求不可想象。

一等伙计退出,冉刻求就问:“先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咯吱声响,那船夫开启了匣子。

他们三人只有两匹马。按照冉刻求的想法,倒可让孙思邈和慕容晚晴同乘一匹马,一路上培养些感情,就算他说服不了孙思邈去杀兰陵王,慕容晚晴看他这媒人之功,也不会对他下手。

孙思邈还坐在船头,也不知听没听到冉刻求胡扯,一言不发。河雾腾起,又给他的脸上带来分迷离之意。

冉刻求、慕容晚晴面面相觑,不知道这出哑剧是什么意思。

他白到邺城后,几经生死,出得了殿堂,进得了井巷,斗将军、战妖人,虽杀机频频,但从未改变从容本色,对路过的马车也是寻常视之,丝毫不像冉刻求那么紧张。

慕容晚晴听得双眸放光,佩服道:“可惜现在没有哪个不长眼的鼠辈敢冒犯冉大侠,不然倒可再见大侠风范了。”

等见了淮水,知道过了河,响水集已经不远可,周身疲惫欲死,再也走不动半步。

说完走到岸边,冉刻求高喊道:“船家靠岸。”

他们过泗水、近淮河,如今未过长江,就仍算是在齐国的地域,但实际上,泗水以南、长江以北的大片土地,除了几个较大的州、郡有齐军把守,尚算繁华外,大片土地都因连年的战乱、水灾等缘故荒废。

慕容晚晴道:“那妖人留下中元、响水集五个字,显然是约定在中元节、也就是七月十五在响水集和先生见面。这中元一说,本是北魏时期才提出,都说中元之日,地官勾搜选众人,分别善恶,以让囚徒饿鬼寻求解脱。”

他一路冒雨行来,带着满脑袋的疑问和一肚子的火气,见伙计狗眼看人低,忍耐不住,拍案道:“你当老子住不起房吗?”

慕容晚晴道:“你以为先生是藏私吗?大错特错,先生是为你好。你在齐国多年,难道不知多年前齐国文宣帝高洋曾下令灭道,齐境眼下已无一道士。你学了画符的本事,就和道士有点关系,只怕以后人在齐国,面子是有了,脑袋很快要丢了。不然那掌柜的何以对先生虽恭敬,似一直不敢说茅山宗一事?”

他自从见到那妖人留下的“中元、响水集”五字后,就知道前来恐怕会有莫大的凶险。

冉刻求见孙思邈在女子面前虽少言,但从来举止自若,好像没有今日这般失态的样子。他暗自琢磨,听说有一见钟情,难道还有一听就钟情的事情?先生这样,不会是喜欢上车上那女子了吧?扭头向慕容晚晴望去,见她也在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,脸色异常苍白。

冉刻求道:“我怎敢?我不过是骗了他一次,他就罚我走了这么远,若是怀疑他,他还不罚我爬着到天边?”

冉刻求大为奇怪,嘟囔道:“先生,怎么回事?他们有钱不赚吗?”

她接连几问,显然直指问题的关键所在。冉刻求听了,也感觉谜团颇多,但所有的谜团似乎都只有孙思邈能解答。

冉刻求茫然不解,孙思邈也不过多解释,只是让他照做就好。

那伙计忙把事情说了遍,伸手向冉刻求等人指了下。

终究抬头,脸露戚容,慕容晚晴道:“当时慕容家要找高家复仇,想杀兰陵王,但力有不能,我堂兄慕容夺印听说茅山宗符箓极为灵验,就想请此中高手相助,因此我也对符箓有些认识。只是……茅山宗高手素来神出鬼没,我们找他们不到。”

河非黄河,而是淮水!

可冉刻求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响水集并不在黎阳左近,而是仁州之东、破釜塘之西的一个集市。

孙思邈本是背对众人,却如背后长着眼睛,一反手就托住下跪的那船夫,一言不发,可眼中又带分慨然之意,右手摆了摆。

孙思邈目露讶然之意,像头一次发现慕容晚晴竟也颇有见识。

冉刻求心中狂震,虽早打消了车中女子和船夫同谋的念头,但听到响水集仨字,忍不住诧异,想起那深夜妖人所约不寒而栗,搞不懂这女子去响水集做什么。

冉刻求毕竟混走江湖多年,在孙思邈面前呆头呆脑,在旁人面前可不示弱,见那伙计眼睛乱转,知道他言不由衷,一掌拍在柜台上,探身道:“那我和你赌一把。”

冉刻求一旁听得又羞又愧,还有些好奇,这才知道,敢情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就他一个人稀里糊涂装明白。

冉刻求冷笑道:“你骗三岁孩子呢?眼下吃饭时光,食客没几个,外边也就一辆马车,只怕这店里住的人不超过十个,怎会客满?”

冉刻求想不明白,又道:“其实,你有所不知……先生早决定为你除去兰陵王了。”他心中暗想,我这不是说谎,如果孙先生真要带兰陵王去见冼夫人,也算是除去了这号人物。

慕容晚晴又道:“茅山宗本一直在江南发展。但我听说最近几年,影响已过江北,在江淮一带暗中流传。这响水集近长江,恐怕也在茅山宗影响之下,一些百姓对此道中人颇为敬畏,因此那掌柜的见先生会画符,难免会畏惧了。”

当孙思邈提及要去响水集的时候,冉刻求大喜若犴。他知道孙思邈口硬心软,绝不会对张三、王五俩人的生死置之不理,不用他求,孙思邈想必也会去救。

他也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,但这一路南下,倒是感觉以前的日子简直是在天堂。

那船夫身形微动,执意将那闸子往前送去,眼看就要递到孙思邈胸前。

“不过,我可以肯定一事……”孙思邈又道,“那晚暗算我们的人和茅山宗应该不会是一伙的。”

“那也说不定。”冉刻求斜睨着那船夫。

冉刻求不解这响水集的人怎么如此诡异,有生意上门也不做?

“你这么聪明,当然想到了原因?”慕容晚晴不答反问,脸上有分异样。

慕容晚晴果然不肯说过就算,神色略有热切道:“可我有几事不明,还请先生指教。那船夫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以先生的个性,当然不会对他说出行踪目的,那船夫又怎知先生会赴险?”

孙思邈手持匣子,到了船夫身边拍拍他的肩头,轻轻跃上岸边,大踏步地向前走去,再不回头。

孙思邈点头,和冉刻求入了客栈,见客栈内颇为宁静,柜台旁有个伙计,耷拉着眼皮,听有脚步声进来,头也不抬道:“去找别家吧。”

“只怕……只怕……”冉刻求心中盘算时,突然听到有车行辚辚之声,失声道,“只怕是现在!”

冉刻求一凛,喊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“人与人不同的。”慕容晚晴道,“先生聪明绝顶,当然知道什么时候画符,什么时候藏拙。如果像你一样地胡乱画符,只怕很快就惹祸上身了。就是不知道先生怎么知道掌柜的和茅山宗有关系,开口就说羽衣二字?”

上次在黎阳城时,他就说过这事,那时候慕容晚晴反对就不算坚决。

或许那汉子本来长得不差,但就是这一道疤痕,让人白日见了他,就如见到厉鬼一样心中发冷。

“赌什么?”伙计一哆嗦。

那掌柜的四下看了眼,神色发苦道:“先生何必问这么多呢?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,这其中的内情,在下真不好说。诸位还是另找别家吧?”

孙思邈有些意外,又问:“你如何认识茅山宗的符箓?”他这么一说,就承认慕容晚晴说的不错。

冉刻求只感觉那船夫的脸色越发阴森可怖,心中凛然,突然道:“慕容姑娘,你还记得我有个外号吗?”

孙思邈沿长街行过去,见到周围店铺大多关了门板,有几家门板半掩,门后似有人躲躲闪闪向外窥探,全然不像做生意的样子,也是奇怪。本待上前询问,那店主见人前来,慌忙闭紧大门,任凭冉刻求怎么叫嚷,均不开门。

天更阴暗,终有几滴雨落下来打在河面上,泛起点点涟漪,很快升起白白的雾气。

冉刻求很是诧异,心道,先生原来会画符,莫非也是茅山宗的高手?

冉刻求一拍头顶,亡羊补牢道:“我明白那船夫为何弃剑而逃了?”

“功夫,什么功夫?我怎么不知道?”冉刻求来了劲儿,回忆南下伊始,孙思邈倒的确教了他点东西,但那事他都不好意思对慕容晚晴说出来。

那伙计忙道:“这位大爷……小的可赌不起……”他本爱搭不理,见冉刻求赌注豪阔,好像钱是抢来的一样,只以为这是匪盗,声音都吓得颤起来。

那掌柜如释重负,恭敬道:“那就好。几位,偻上请。”

冉刻求立即挺起胸膛,摆出聪明的样子,“这件事说穿了有两种可能。一种是……那船夫被我们两个吓到了,不敢动手。”

茫茫河上,风吹衫扬,冉刻求立在船艄,倒很有几分大侠的气势。

慕容晚晴本是嘲弄的神色,见状亦是凛然,不想冉刻求竟然说对了。

他不解那两个僵尸、那个妖人怎么将张三、王五带到这里,也不知道孙思邈怎么会知道淮水旁有这么个集市,最为不解的却是为何他要一路走过来。

但这长逯跋涉中,冉刻求渐渐感觉行路之时,身体中有股气力在催动他的脚步,若说没有收获,那是假的,若说有什么收获,冉刻求也想不明白。

冉刻求浪迹天下,实则也见过不少女子,但从未想到过,一个女子寻常的问话竟能让他浮想联翩。

车中那女子并不掀开车帘,在车内缓缓道:“敢问先生,响水集可在前方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冉刻求立即问。

冉刻求倒不是为了找到客栈喜悦,而是看到客栈前停辆马车,正是方才他们见到的那辆。回头对孙思邈道:“先生,刚才那帮人落脚这里,想必这客栈是开张的。”

冉刻求回忆船上的事情,百思不得其解,故意落后几步,低声对慕容晚晴道:“慕容姑娘,刚才究竟怎么回事?”

冉刻求大是困惑,暗想,难道这船夫是个高人,竟不屑和我们两个交手,要和孙先生比个高下吗?

那叶孤舟到岸边停下,冉刻求当先跳到船上,却不见孙思邈的那匹马,忍不住道:“先生,马呢?”

那掌柜的见冉刻求横眉立目不好相与,撇开冉刻求向孙思邈道:“这位先生,实不相瞒,客栈并未住满,也未预定出去,可这几天实在不方便再接客人。”

冉刻求道:“慕容姑娘,这你就不知道了。女人的心思我的确不太懂,但男人的心思我可懂了。先生心里想着什么,我是一清二楚。”

匣中竟有一把短剑!

孙思邈乍闻询问也是一呆,半晌才道:“不知……何事呢?”他似被女子声音所动,言语中也带分低沉。

马车朴实无华,赶车的马夫虽然有些年迈,可车前车后均有四个随从快步跟随,神色剽悍,一看就知道练过功夫。

孙思邈说得不错,前方山脚拐弯处果真有个集市。

慕容晚晴见冉刻求一片茫然,懒得为他授道解惑,“你不知道,我又怎么知道?对了,你说一定劝先生帮我复仇的,现在可有什么办法了?”

他本做好了挨打的打算,不料想慕容晚晴突垂头下来,竟似有分羞涩之意。冉刻求暗自诧异,倒感觉慕容晚晴的确对孙思邈有点意思。

冉刻求讲故事的用意当然是告诉那船夫,岸上、水上都莫要起恶意,不然他冉大侠出手,那就是有死无生。

他听闻,武功高手和地痞斗殴时大呼大喝不一样,往往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都能决定生死。

孙思邈似看出她的心思,微笑道:“其实这些都是偏门左道。慕容姑娘能知晓符箓,已让我很是惊奇了。”

那掌柜的见了,身子发抖,上前一步道:“你……”突然舒了口气道,“既然先生知道,那就请住吧。只是请……先生……”

这寻常一个淮水上的船夫怎么会有如此利器?

孙思邈沉吟道:“去前面看看吧。”

冉刻求随着她目光望过去,也是脸色微变。

不等冉刻求叫好时,船夫立退,很快就回到船尾,摆舵一转,船如鱼般向对岸划去,宛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不想车停后,一个声音从车上传来道:“可请问……先生一件事吗?”

“什么外号?”慕容晚晴一愕,见冉刻求眨着眼睛,偷指船夫,明白了冉刻求的用意。

那声音低徊,竟然是个女子的声音。

撑舟的是个中年汉子,戴个斗笠,遮挡住上半边脸庞,但仍遮挡不住他面容的凄厉之处。那人脸上有一道伤疤,竟像是从眼角一直划到了下颌,那伤疤像是被刀所砍,砍得极为惨烈,他的嘴唇下颚的肉都翻卷出来,鼻子亦缺了一小块。

孙思邈点点头,道了声谢,反问道:“姑娘还知道什么?”

前方有个客栈,挑出个白布招牌,上书“万安客栈”四个黑字。

冉刻求追问,“什么是羽衣?”

“那船夫被你吓到了,因此把宝剑送给了先生?”

民不聊生,因此四处游荡,导致盗匪滋生横行。他们一路行来,也碰到过几波盗匪,但都被孙思邈巧妙避过。如今见到这凶恶的船夫,冉刻求、慕容晚晴二人不约而同在想,孙思邈从哪里找来的船夫?可不要是个强盗!

慕容晚晴心细如发,感觉事有蹊跷,留意马车反倒要多过留意马车旁的八个随从了。

冉刻求大惊,以为强人就要出手,想那马车多半是个陷阱,上面不知有多少盗匪流寇、弓箭弩枪。

“他们会在哪里出手?”慕容晚晴好像对这个设想倒很赞同。

慕容晚晴冰雪聪明,立即又道:“你可是说浪里白条的外号吗?”

孙思邈道:“前方山脚拐弯处就应是响水集了。”

慕容晚晴见冉刻求怔怔出神,哪里知道他复杂的心思,忍不住催问:“然后呢?”

回头望去,见到有一辆马车从后方岔道处行来。

冷风夹雨,打在身上,有着说不出的难受。

冉刻求和慕容晚晴对望一眼,都看出彼此眼中的警惕之意。

慕容晚晴也跳到船上,却留意到撑船的船夫,心头突然一跳。

他当初接到这包裹时,满心欢喜,只以为占了大便宜,哪里想到背的时候是多少现在还是多少,一文钱都没有花出去。心怀怨气,冉刻求早打定主意,就算这里是天宫,也要住一晚再说。他双手叉腰,对伙汁怒目而视,看样子一言不合就准备大打出手。

冉刻求拗不过孙崽邈,只能再次拿着金饭碗去讨饭,背着沉重的包裹一路快走。

人家是出口成章,他倒是出口成谎,瞬间沧桑,一个故事讲得有头有尾、震骇力十足。

“我不知道先生和那妖人之间有何恩怨,但明白一点,只怕先生和那妖人都与天师有关。”

灯光下,孙思邈脸上迷雾又起,缓缓道:“你如何知道的?”

那马车从冉刻求身边路过时并未停歇,但到孙思邈身边时,车夫突然一扯缰绳,马车倏止。

河水苍苍,河雾茫茫。

他倒也听过茅山宗,也知道茅山宗的宗师眼下是王远知。听说此宗颇为神秘,能够驱邪捉鬼,但除此之外,他并不知晓太多。

冉刻求吃了一惊道:“慕容姑娘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这时风雨飘摇,云染如墨,给那马蹄声更带来了不尽的肃杀之意。

他跟随孙思邈这些天,只学会了走路,只怕孙思邈下一步就要教他怎么睡觉,心有不甘。见画符有这等威风,不由心痒,讨着要学。

“你怎么不去问先生?”慕容晚晴冷冷道。

冉刻求憋得恼火,才待发怒,却被孙思邈一把拉住。孙思邈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叨扰了。只是我等是羽衣请来的,若去别处,只怕不好找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冉刻求困惑不解,不服道,“我看好像也没什么难的。先生,你还是教我点有用的东西吧?不然学生跟着你一直丢脸,先生你颜面也不好看。”

冉刻求一听到这复仇,脑袋就大,更不敢说孙思邈这次是来找兰陵王的。可知道若不应对慕容晚晴,她的仇人名单恐怕就多了他冉刻求一个。

冉刻求看了,心中又是诧异,总感觉慕容晚晴见到马车后,似乎有什么不对。不待多想,他见孙思邈走远了,慌忙跟了上去。

慕容晚晴微怔,只感觉这几句话似有所指,琢磨下去,竟含义万千。

他们一路行来人迹荒芜,这些人若不是为他们而来,怎么会这么巧在这儿出现?

慕容晚晴蹙着眉头,略带着幽怨道:“你知道他想什么?”

冉刻求活了二十年,也听说过邯郸学步,当时为之一笑,不想笑话人的也不如人,内己走路也是要人教的。

那船夫时不时地偷看一眼船头的孙思邈,又好像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眼船艄冉刻求背的包裹,瞄了下慕容晚晴的容貌。

慕容晚晴亦是心惊,只怕对方暴起,手已摸到腰间的剑柄之上。

他们一路南下,甚至能见到百里无人烟的场景,淮水一带的凄凉可见一斑。

孙思邈笑笑道:“慕容姑娘说得对,这东西的确不学的好。”

“兰陵王南下了?你们怎么知道?”慕容晚晴神色有分异样。

冉刻求翻身坐起,向孙思邈的方向望了眼,低声道:“慕容姑娘,我感觉有点不对。你说我究竟哪里得罪了先生,他要这么罚我?我们一路南下,过泗水后,越走越荒凉,有时候百里都无人烟。先生怎么会对这里熟悉,确信响水集就在破釜塘西呢?他不是骗我们吧?”

那船夫突然放下手中的舵,船在河中顺水而下。那船夫也不理会,蓦地一弯腰,手上竟多了个匣子。

雾气细雨中,孙思邈坐在船头望着河面,竟像神游物外,并不知道危机迫近。

冉刻求心中微颤,感觉孙思邈话语中竟有交代后事之意。

冉刻求愣住,一个脑袋瞬间有两个大,吃吃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孙思邈笑笑,心中暗道,很多事情我还只是猜测,这个慕容晚晴又知道什么呢?

三人都会武功,自然不怕一个河上的船夫,就怕这船夫见财色起意弄翻了船,三人虽不见得淹死,但也是颇为麻烦。

冉刻求慌忙跟上,却没有留意到那船夫等三人远走后,突然跪了下来,向孙思邈离去的方向叩拜三次,直起身来时,有两滴滚烫的泪水顺着那丑陋的脸庞流淌下来。

孙思邈淡然一笑,“慕容姑娘果然聪明。”心中却想,我本以为这慕容晚晴不过是个寻常的女子,但今日才发现,此女见识之高,让人刮目相看。可她今日突然锋芒毕露,有什么用意呢?

慕容晚晴一旁突道:“其实我倒知道伙计为什么对先生如此恭敬。”

慕容晚晴叹气道:“你聪明过了头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……”她目光晶亮,定在孙思邈身上,一字字道,“那船夫本受过先生的恩惠,知道先生此行极为凶险,这才赠剑效力?先生,我猜的可对?”

细雨霏霏,孙思邈看着那马车离去,竟有些发呆的样子。

冉刻求回过神来,故作神秘道:“先生喜欢你,却不敢说出来,因此想暗中帮你做了兰陵王再说。实不相瞒,他这次南下,一方面要救张三他们,还顺道要找兰陵王。”

他这时候一马当先,冲在最前,可见细雨蒙蒙中,前方一条长街却空空荡荡,人影都没一个,不由地打了个寒颤。

冉刻求一路行来,少入城镇,多数是和孙思邈在荒郊野外孤魂野鬼一样地行进,蓦地见到这般场景,精神振作,感觉好像重新回到人间,当下跑过去主动请缨,先找家客栈休息。

听慕容晚晴又问,“那妖人和先生约在响水集,茅山宗高手蓦地过江做法,不知道那妖人和茅山宗可有什么关系吗?他会不会邀请茅山宗高手共同对付先生?先生究竟有什么秘密,要他们这般大张旗鼓地对付你呢?”

冉刻求困惑不解,一时间不知道“羽衣”是什么意思,竟有偌大的法力?

慕容晚啃娇容微变,颤声道:“他真的想除去兰陵王?那……我怎么从没有听他说起?”

但这船夫显然也不简单,比他刻舟求剑更加高明,看起来已到匣中有剑、手中无剑的地步,不知先生如何抵挡?

冉刻求搔搔头,“能有什么改变?就是感觉脚底板茧子厚的和鞋底差不多了。”

以前走路,他素来是龙行虎步,自以为威风凛凛、气势逼人,但孙思邈却教他含胸拔背、收腹松肩,同时让他走路时记得什么“内观其心、心无其心;外观其形,形无其形。”

没料到,孙思邈不知哪根神经搭错,吝啬得如铁公鸡一样,竟坚持让冉刻求走路跟随,不然就不带他去救兄弟。

天阴欲雨,大河东去。

慕容晚晴回过神来,摇摇头,冷哼道:“看来你这聪明人也有猜错的时候了。”她举步跟孙思邈前行时,身躯颤动,不知是冷还是激动。

虽说响水集不远,但仨人走到天要黑时还是四野荒凉,远看群山连绵接到天边。

慕容晚晴心中亦惊,看出匣子中的那柄剑竟是罕见的利器,只怕虽不如远古的干将、莫邪,也是相差不远。

冉刻求看到眼中,心中暗想,这件事看起来已有定案,慕容姑娘真的喜欢上先生了,不然为什么脸红?不过这也难怪,她慕容家几乎被高家连根拔起,她虽然要强,可毕竟是个女人,先生也算救过她的性命,她无依无靠,对先生暗生好感不足为奇。只是蝶舞也和慕容姑娘处境仿佛,我给她依靠她怎么不靠呢?

冉刻求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他竟然从黄河一路南下走到了淮河。

孙思邈闻有马车行来,停步回望,神色平静如旧,只是侧身站在路边,静等马车经过。

冉刻求再面对一条大河的时候,一屁股坐了下来,叫道:“先生,你打死我,我也走不动了。”

冉刻求心中大骇,忍不住双拳错在胸前,不想这船夫竟如中山狼,没被他这浪里白条吓住,反倒要发难。

冉刻求也有自知之明,忍不住地咳嗽道:“第二种可能就是他方才和先生比拼了功夫,但自知不敌,故意示弱将剑送给了先生,恐怕……”他四下望去,略大声音道,“恐怕他很快要找来帮手再次出手。”

冉刻求大为奇怪,不解慕容晚晴为何会对一个船夫这么注意。难道说,她看出那船夫有什么奇异的地方?

那掌柜的脸色一变,颤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慕容晚晴脸一红,她虽自觉观察仔细,却没有留意到这点。

“慕容姑娘,一个人过去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,关键是他现在是什么样的人。既然如此,姑娘何必苦苦询问那船夫的以前呢?”

冉刻求见一叶轻舟从下游行来,船头那人正是孙思邈,忙道:“以后再和你说,先生找到船了,你莫要对先生提刚才我说的事情,不然先生脸皮薄,被你揭穿心事后,恐怕反而不会帮你了。切记!”

见孙思邈、慕容晚晴望过来,冉刻求得意洋洋道:“定是先生出手时,手画符箓,那船夫以为先生是茅山宗的高手,这才投降。”

那船夫很快到了船头——孙思邈的身后,捧着那匣子立了半晌,突然跪了下去。

可奇怪的是这些人若为他们而来,骑马来劫更是方便,为何会有辆马车?

天虽阴,却见一道碧绿的光华从匣中射出,映绿了船夫那狰狞丑恶的脸。

冉刻求骇了一跳,不服道:“那先生会画符,就不见得丢脑袋。”

孙思邈见二人上船,只是简单地说了句,“麻烦送我们到对岸就好。”

她是真的为了复仇不惜一切,还是顺水推舟爱上了孙思邈?

传说中,人家都有什么金钟罩、铁头功,冉刻求却从未听说有什么走路的功夫。他心中暗想,难道先生教我无敌铁脚功吗?似走路快有什么用,难道以后去做个脚夫吗?

小船慢慢地行进,快到了河心处。

楼梯处有脚步声响动,一掌柜模样的人走下来,见这面吵闹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那你走了这么远,可发现自己有什么改变吗?”慕容晚晴目光微闪。

冉刻求一听那声音,心头微颤。

“我总感觉先生这么做,有他的深意。”慕容晚晴若有所思道,“或许他在教你一门功夫?”

“我方才刚知。只因为先生向那掌柜的画了个符,本来那符极为难懂,可我偏偏认得那符是茅山宗的驱邪之符。”慕容晚晴说到这里,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。

那伙计有些尴尬道:“是都预定出去了。”

慕容晚晴略有犹豫,垂下头来,似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车中那女子道了声谢,车夫扬鞭策马,八个随从加上一辆马车很快消失在山脚之处。

冉刻求见了心中暗惊,只以为这二人是在方寸间比拼高深的内劲。

蝶舞惊艳红尘,固然美貌,但声音未免媚了些。慕容晚晴秀丽孤傲,虽是脱俗,但声音未免冷了些。可马车上这女子的声音不冷不媚、平平淡淡,但自带分难以排遣的惆怅之意,让人闻之竟心情戚戚,感觉那女子有极为难的事情,恨不得赴汤蹈火地为她做到。

慕容晚晴跟随下了马,见冉刻求瘫在地上,走过来道:“大英雄,走吧,你的兄弟还等你去救呢。”

那马蹄声来得好快,前一刻还如在天际飘荡,下一刻就涌上长街如奔到众人的面前。倏然间,马蹄声止,就停在了三人所在的客栈之外。

孙思邈微微一笑,坐下来道:“我也不知。”

可他一则一定要来救张三、王五两个无辜之人,二则也是想趁机见见一些人。今日见百姓惊扰不安,心中叹息,中原动乱数百年,不知何日能重归太平景象呢?我许久前就曾立志济世救民,如今虽有所成,但要实现志愿,实在路途遥远。

冉刻求见了,心中发怵,退了两步,又跟在孙思邈的身边。方才他还感觉重回人间,可见到眼前的景象,又像进入了无人的鬼域,想起那妖人随时会出现,心中忐忑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