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杀机

上一章:第十一章 密事 下一章:第十三章 风雨

努力加载中...

慕容晚晴不解孙思邈之意,还待再说什么,突见孙思邈望过来,目光古怪,心中微慌道:“你看什……”话未说完,陡然间感觉到天旋地转,双腿一软,倒了下去。

这时晚风微弱,那草浪起伏却是因为其中涌出了许多条蠕动的黑影。

本已夏日,冉刻求却感觉全身都在冒着寒意。

孙思邈看出冉刻求心意,“那时候我还年轻,只是精通医术,并不会武功。”

冉刻求老脸发热,心中暗骂张三乱嚼舌头,不然慕容晚晴怎么会知道蝶舞的事情?慌忙岔开话题道:“张三、王五呢?怎么不见了?”

孙思邈点点头,心中暗想,我当初救醒你时,就发现你中了天师秘术,只是那王大人在,又在齐境,不好多说什么。那人一路追踪我来,心狠手辣,为何不杀了你呢?

那几个字龙飞凤舞,虽是青天白日下,却带着森森鬼气、万千杀气。风遗尘整理校对。

说来奇怪,他手诀一成,就感觉心口刺痛感轻了很多。不待多说什么,孙思邈手一动,将冉刻求双腿又盘了个姿势。

见孙思邈不语,似有鼓励,冉刻求又继续说道:“冼夫人坐镇岭南多年,德高望重,还会行军作战。陈武帝代梁后,也对冼夫人极为器重。当初陈国势弱,若非冼夫人拥护陈国,江南陈国的江山也不见得会安稳到今天。如今虽是陈顼当政,但冼夫人若有所求,陈顼也是绝不推辞的。不过,听说冼夫人的丈夫冯宝多年前已经死了。”

孙思邈陡然变色。

不过担心一晃而过,冉刻求更多疑惑瞬间涌上心头。

原来,孙思邈霍然出手,将两根银针插到了冉刻求的耳后。

前方仍静,仿佛那磷火暗影不过是个幻觉,若非青草枯萎,真如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。

慕容晚晴道:“你说得简单,张三、王五轻易被人放倒,敌人肯定不简单。那僵尸是死的,我还怎么再杀?昨晚就见你在树上呆着,可不见你下来帮手。”

孙思邈微微一笑,“那也不用。你心性极佳,可惜一直未有人指点,我也指点不了你什么,只愿你顺着本心就好。但这本心难求……”他说的声音越来越低,有了分犹豫。

孙思邈方才闭目倾听,就是在查对手的方位。他不信声音来源,却信自己内心的判断。

荒山野岭中,怎么会有人弹琴,如何会有琴声?

他知道敌手极为高明,用的是音遁之法,音在西方,人却向南方逃走。方才黑暗之人一直都在西方,只是采用音遁法,让他们误以为声音是从前方传来,若是旁人冲向那声音来处,正中了黑暗之人的暗算。

立即明白什么,冉刻求道:“那妖人让先生去响水集?张三、王五都在那里?先生当然会去了?”

孙思逸摆手止住他的下文,缓缓道:“多年前,我曾被人救过一命。”

“我信阁下之能。”孙思邈道,“可不知阁下为何要杀我?”

孙思邈唏嘘道:“只因为那次后,她曾立誓,此生若再过江北,天诛地灭!”

孙思邈骇然对方身手高强也是超乎他想像,中了他一剑后还能有这般敏捷,知道今晚若不借机抓住此人,只怕再斗此人,就要花十倍的气力。

突然想起什么,他一拍脑袋叫道:“是那人了,原来他在黎阳的时候就跟着我们。”

孙思邈又沉默下来,良久才道:“这是件秘密,知晓的人不多。我希望你听了后,不要再对第三人提及。”他顿了片刻道,“冼夫人在嫁人之前,曾有一子。”

他抬头望着夜空,神色又带分沧桑。

那警兆来得突然,来得诡异,甚至比斛律明月当初立在他身后更要让他心悸。

孙思邈轻叹一口气道:“你若进了这烟雾中,只怕全天下的人都帮不了你了。”

不待孙思邈回答,已见到浓烟过处,草叶均变黄枯萎,不由骇然失色,跺脚道:“那你还不快追,让这妖孽跑了,只怕后患无穷。”

冉刻求偷吐舌头,暗想我只想做一个富豪,不让人瞧不起,不想先生志向如此远大,这人和人是不能比的。

孙思邈自忖绝未听过此人的声音,不知他为何盯上自己,双眉一挑,不答反问道:“原来阁下是道中之人?”

孙思邈道:“我方才和你说了,大丈夫平生受恩要报,当初我被冼夫人救命后,并不知她就是冼夫人,但当时就说过,一定会回报她。”

慕容晚晴脸似微红,转瞬讽刺道:“你追女人不在行,分析女人倒很内行了。你若真猜得懂女人心思,现在也不会是孤家寡人了。”

孙思邈又问:“你喜欢蝶舞,却帮她去见兰陵王?你难道不知道……”冉刻求截断道:“我知道先生要说什么,先生想说蝶舞见到了兰陵王,只怕更对我不屑一顾。”

略皱眉头,孙思邈又想,穆提婆告诉我,兰陵王才回邺城,转瞬就南下,王琳在黎阳所言,证实穆提婆并未撒谎。斛律明月见到那幅画后,当然知道我的目的,可他却让兰陵王南下,应当是存着不让我和兰陵王相见的念头了。

他说到这里,搔搔头笑笑,似感觉有点班门弄斧。

“我可以不杀你。”暗中那人道,“只要你交出阿那律,你我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。”

琴声陡震,“铛”的一声大响,如金戈烽冷。

孙思邈逃了,他冉刻求怎么办?

慕容晚晴道:“你以为我有你那么蠢?我是想来找先生,可就在那时,远处又过来一人,我怎敢轻举妄动?那人脚下轻飘飘的,一看就是武功极高。那人穿褐色衣服,倒不像僵尸,可伸手在那俩僵尸头上拍了下,不知念了句什么,那两个僵尸就背着张三、王五一跳一跳地走了。然后那人就向孙先生的方向潜过去,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。”

冉刻求一见那字就喊邪门,只感觉那字体上似有幽灵凝聚、勾魂夺魄,比人移不开目光,偏偏他方才并没有留意。

冉刻求一怔,就听到一声鼓响传来。

鼓声立停,远远处有人道:“灵光夺魄,鼓月取魂。可惜灵光、鼓月虽出,也夺取不了你的魂魄。孙思邈,看来说你得天师大道的传言并非虚妄。”那人声音平平,绝无半分转折,听起来让人不舒服至极。

冼夫人如果真的是兰陵王的生母,那父亲当然是高澄?高澄一代君王,和冼夫人间又有什么爱恨纠葛?高澄怎么会让冼夫人嫁到岭南?此事多年前发生,为何直到现在,冼夫人才托人来寻兰陵王?这件事情,究竟还有谁会知道?孙先生所言,似乎还有些不尽翔实。

“你果然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当然知道如何去做。”暗中那人道。

想到这里,孙思邈站起身来道:“走吧。”并不多说什么,当先行去。

如此说来,孙思邈这次到邺城,就是要带兰陵王回岭南见母亲冼夫人?可自己答应过慕容晚晴,要让孙思邈帮她报仇,杀了兰陵王。如今,老子好心办坏事,应承之事要撞墙。先生受人之托,当然不会去杀兰陵王,那慕容晚晴可要对老子下手了。

转念一想,孙思邈就已明白,他留着冉刻求更能牵绊我的行踪,不然我孤身一人,他要找我就不是易事了。

孙思邈扑的并不是他一直望的方向,也就不是黑暗中那人所在的方向!

他一声大叫后,那鼓声更紧,声声如碧海潮声,击得冉刻求气血翻腾、心头大跳,又感觉只要一张嘴,那颗心就要跳了出来。

他那一刻想的是,我带冉刻求在身边,对他而言,究竟是福是祸?

就听身旁孙思邈缓缓道:“哪里的朋友,何不出来一见?”

冉刻求不由佩服孙思邈的涵养和功夫,很明显,有人暗中要取他们的性命。要是换了他,早就扑过去拼命,偏偏孙思邈还能好整以暇地问话。

果不其然,前方有黑影暴窜,转瞬已逃出十数丈开外。

说到这里,忽然心中有股警兆升起。

冉刻求一怔,才发现孙思邈身旁的那棵树已经被剥了半边树皮,露出光秃秃的树干。

冉刻求诧异道:“僵尸?这世上真有僵尸?”

他混迹市井多年,说出最后几句话的时候,陡然觉得心头清亮,虽是一闪而过,但那一刻他再没有畏惧彷徨。

冉刻求霍然站起,月明风清下,却感觉阵阵热血上涌、眼前发黑,许久才艰难道:“先生你……你……不是开玩笑吧?”

方才那一点磷火就让方圆丈许草木皆枯,这十数点磷火打在身上,还不让孙思邈当场气绝?

慕容晚晴冷哼一声,缓缓坐起,感觉浑身乏力,心中凛然,问道:“孙先生呢?”

慕容晚晴白了他一眼道:“我怎么知道?我那时候还以为他们得罪了孙先生,被孙先生放倒的,可很快感觉不对,因为这二人脸都是白的,印堂却发黑,好像中了毒……”

暗中那人哼了声,显然确信无疑。

浓烟扩散得极快,刹那间弥漫了方圆数丈,那人哂然一笑,笑声竟也如浓烟般重重叠叠、四面八方地蔓延开去,浓烟消散,笑声已歇,那人却已不知了去向。

鼓声快心跳则快,鼓声慢则心跳缓,心口更隐约有刺痛之感。

孙思邈道:“只怕他已知道。”

黑暗中一声闷哼传来,长啸陆出,却是向西方遁去。

“冼夫人嫁给冯宝之前生下的儿子——就是兰陵王!”

脑海中又到了那凄风苦雨的日子,他涩然一笑,又道:“她当初不以为意,我却执意问其名姓,她这才告诉我她的名姓,反说我若有难,可前往岭南找她。或许在她心目中,我那时仍是个懵懂冲动的少年。我从昆仑复出后,因有件往事未能解决,因此这才暂时改名避免麻烦。”

孙思邈向南行了没有多远,就站在了一棵树下,似乎想着什么。

略做沉吟,终于想起昨晚的事情,慕容晚晴霍然坐起,茫然四顾,就见一双大眼正在瞪着她。骇了一跳,认出那是冉刻求时,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道:“你救了我?”

那人指尖擦慕容晚晴鼻尖而过,忍不住惊咦一声。

孙思邈回道:“她……要找回自己的儿子。”

“她儿子……不都是在岭南?”冉刻求有些诧异。

夜,静寂如死。

“方才我说了,这世上好心的人未见得能办得好事。你以为帮人的时候,其实是将自己陷入了深潭。但世事往往如此,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方不负平生义气一场。”

孙思邈气已尽,毕竟不是飞鸟,还是要落地。那人算准了孙思邈此举,先前驱毒物来攻不过是个幌子,这一次才是要想置孙思邈于死地。

暗中那人突然放声大笑道:“你以为凭三关小术就能教训我,未免太过不自量力。”话音才落,鼓声啸声均停,却有奇异的竹哨声起。

他心下骇异,不知中了什么妖魔法术。

顿了片刻,她见孙思邈闭着眼睛,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,继续道:“那两个僵尸过来,将张三、王五都背了起来,立在那里却不再动弹。我那时候……有点怕,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慕容晚晴闻言,脸上突然露出一分惊惧之意。

慕容晚晴一直默默地跟着俩人,突然道:“你脑袋不好使,难道眼睛也不好使了?你没看到树上有字吗?”

冉刻求只感觉孙思邈拿他两条腿当作面条任意揉捏,这一盘,双腿几乎折断,差点大叫起来,不等他叫出口来,孙思邈又在他嘴上轻拍一掌,示意他收声。

陡然间双耳后一凉,鼓声陡灭,天地全静。

孙思邈这些年一直在昆仑,可他在昆仑做什么?

冉刻求心中不满,暗想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,把事情都推到我的身上,你自己一心想求孙思邈帮忙怎么不说。可一心要听兄弟的下落,急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说实话,他根本不了解孙思邈这个人,他只是听僧璨提及、斛律明月略讲,但这些对了解一个人显然不够,更何况孙思邈一直都像隐在雾中的人。

冉刻求有些不耐,大喝道:“哪个龟孙子暗算老子……”他不待再骂,孙思邈脸色微变,突然伸手掩住他的嘴巴。

冉刻求一怔,立即感觉到有些不妥。

孙思邈凝望冉刻求良久,这才轻叹道:“你很好。情感一事,的确很难说清,但你应该知道我和你说及往事的用意吧?”

冉刻求不知敌人怎么会突然换了方向,见状也知道孙思邈完了。

那树枝如剑,瞬间撕裂了天地间的黑暗。

孙思邈心下骇然至极,知有危险迫来,不待多说,突然伸手,一把抓住冉刻求的脖领飞身上了一旁的高树。

黑暗那人突然道:“好!”那平淡的声音中带了分急迫,却正是从西方传来。

冉刻求看不到黑暗中的动静,只能留意孙思邈的表情看形势发展,他虽不知道事情恶劣,但见孙思邈表情少有地凝重,低语道:“先生……”才吐了两个字,一颗心陡然又大跳起来,骇然闭口,就听空中似有尖锐的啸声。

那黑影大小不一,大的像是青蛇,小的却像蝎子、蜈蚣、四脚蛇之类,只因隔得较远,看不分明。

他心中在想,冼夫人画像一出,按照当年的约定,不但斛律明月,就算祖珽都知道我来邺城是为了兰陵王,但穆提婆如何知晓的呢?

“冼夫人?”

慕容晚晴脸也有些发白,似有余悸道:“我知道先生素来只救人,从不下毒,隐约感觉到不对,本想弄醒张三他们两个,但没那本事,就想来找先生。可那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过来,忙偷爬到树上。借树枝遮掩,见到两个像僵尸一样的怪物向这个方向跳来。”

不知几许,突闻鸟鸣啾啾,清风拂面,慕容晚晴睁开双眼时,蓦地发现晨露依依如泪滴在草叶之上。眨眨眼,又见红日初升,柔和的光芒洒落,有如亲人的抚摸。

不闻孙思邈回答,那人又道:“孙思邈,你十三年前赶赴昆仑时,不过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但你自昆仑复出,不但医术更上一层,甚至武功也达常人难想之境,你能抵抗灵光、鼓月之术,或可说是得天师之法,但你能躲避斛律明月三箭,只怕就算天师也难做到。你莫要说这些武功是天上掉下来的。”

冉刻求吃了一惊,“她儿子是哪个?”他听闻秘辛,本来就是错愕连连,不想孙思邈接下来的话,让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浓烟才起,慕容晚晴就要冲过去,孙思邈及时赶到,一把将她抓住,不进反退,避开了浓烟。

孙思邈缓慢吸气道:“鼓月夺魄,七伤灭身,阁下原来是天师道下高人。只可惜道术虽高,见识却不高,在下若有阿那律,怎会被阁下所制?在下若没有,阁下岂不是滥杀无辜?”

树干上不知是灼烧还是人为,镂出几个血红的大字——中元、响水集!

就听黑暗那人笑道:“孙思邈,三关内返,内念不发,外念不入。你虽观物于无物,但毒虫上身,我不信你能守得住三关……”

冉刻求回头望去,见孙思邈不知何时回转,又惊又疑道:“师父,你……他们……”一时间千言万语,竟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这一晕倒,直如天荒地老。

孙思邈却想,冼夫人女中豪杰,能力百年难见,若论声望,远超冯家了。

果然那人一眼望来,随即立掌如刀,击向慕容晚晴的脖颈,却被她躲过。

不是琴声,而是剑吟。

孙思邈道:“后来我差点因此送了命,不过幸得冼夫人相救。”

昆玉难磨,流年更似水无痕,很多往事印在心头,痕迹终生不去。

“你错了,我不是聪明人,我交不出阿那律!”

冉刻求听他前面说得消沉,后面却深得心意,连连点头道:“先生,我看慕容晚晴也是可怜……”

冉刻求脸一红,辩道:“你如果对付不了僵尸,怎么不赶快来找先生。”如今在他眼中,孙思邈无所不能,看起来不但能医病救人,武功卓绝,甚至可斗僵尸施法术了。

果不其然,袍子倏然而燃,袍子下却有暗影一道,未及落地时电闪穿出,那人正是孙思邈。谁都不知道他如何能在空中转折,却见他手一扬,手中树枝没入了黑暗。

他对慕容晚晴到此并无意外,因为几人早就约定,一路追随孙思邈南下,只等他和孙思邈定了师徒名分,他们再找个机会重聚好了。反正那时候木已成舟,孙思邈又非顽固不化之人,冉刻求倒不担心孙思邈要执意赶走几个兄弟。

冉刻求记挂两个兄弟的下落,不满道:“有什么难办的,下去宰了那两个僵尸好了。”

孙思邈道:“看来我今日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出阿那律来,不然这荒山野岭就是我的埋骨之地了?”

孙思邈以前有件恩怨没有解决,因此改名孙简心?是因为女人,还是因为仇家?

冉刻求根本听不到二人的对话,看不到暗中的情形,只是留意孙思邈的脸色,见状慌忙向前看去,背脊陡然冒起一股凉意。

冉刻求大为惊讶,心道孙思邈武功深不可测,竟还有人能救他性命?

他这般推断倒是合情合理,可他转瞬推翻了自己的论断,“不对呀,斛律明月若是不肯,他为何肯放你走呢?”

孙思邈只是默默点头,神色间终带了分凝重。

孙思邈脑海中立即显出祖珽那双灰白的眼眸,看着眼前的冉刻求,心中暗叹。

冉刻求更是困惑,不知道冼夫人为何会立下这种奇怪的誓言,更不知道孙思邈为何突然要提起冼夫人?

冉刻求生死关头明白孙思邈用意,立即双手如孙思邈般做诀。

微微吸气,正要追击,就听到前方树上突有琴声。琴声微弱却萦绕,瞬间追到逃窜那人的身前。

磷火无一落空,尽数打在孙思邈的身上……

但他信,自己的心意孙思邈能够理解!

冉刻求见了,心头一沉,霍然站起道:“他们出了意外?”

“斛律明月肯放我走……”孙思邈沉吟道,“恐怕是因为他们一直怀疑我……”

想到一个关键问题,冉刻求立即问道:“先生,那斛律明月可知道你来邺城的目的?”

暂时放下这个念头,孙思邈又道:“我虽未张扬行事,但冼夫人不知为何竟知我的行踪,托人送信给我,求我为她做件事情。我当下赶赴岭南去见冼夫人,再到齐国,就是要完成冼夫人的一个嘱托。”

他虽走南闯北,但从未碰到这般险恶之事,简直非人力能够抗拒,慌忙向孙思邈看去,暗叫先生救我。

那是极为诡异之像,冉刻求见了,心中骇得怦怦大跳,不知那暗影究竟何物,却知道方才二人若还坐在那里,只怕就和那草一样的命运。

冉刻求一见孙思邈出手夭矫如龙、热血沸腾,几乎要大叫个“好”字。

她不再多说什么,垂下头来,像是有些羞愧。

冉刻求只是望着孙思邈,又问:“先生,去那里做什么?”

冉刻求还在迷糊之中,就见远方突然有点磷火落在了他们方才所处的位置,那磷火一亮就灭,但他们所处之地方圆丈许的野草蓦地就枯了。

见冉刻求满面不信的神色,孙思邈道:“你难道不奇怪吗?兰陵王的父亲,也就是文襄帝高澄共有六子,兰陵王排名第四,但其余五子母亲均有姓氏可查,唯独兰陵王生母让人查不到一分线索?”

他被孙思邈封了听觉,竟还能听到啸声传来,可见声音凄厉至极。

他提及这些往事,见孙思邈只是点头,想到什么,“可冼夫人本是岭南越族人,先生当初去昆仑,怎么会和她相见呢?”

见黑暗中的孙思邈就那么坐着,似有孤单之意,冉刻求陡然一股热血涌上心头,叫道:“先生,我想好了,我一定跟你走的。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,但这些日子来,我知道你是个有坚持的人。人家给你官你不做,人家给你钱你不要,你想要的东西,只怕我这辈子都不能理解,但我知道……我其实,也想做你这样的人。”

冉刻求竟像也想到这点,“那斛律明月对你诸多为难,难道是不想你去找兰陵王?”

他蓦地一抓一跃,灵敏如猿猴出手,纵跃似飞龙腾空。

慕容晚晴微怔,立即醒悟过来,问道:“烟有毒?”

孙思邈目光闪动,问道:“蝶舞见过兰陵王的真容吗?”

生死之间,孙思邈如此做法,难道是想逃?

见孙思邈点头,冉刻求大为错愕,“听闻冼夫人是在梁武帝的时候,嫁给岭南冯家的冯宝。冯宝本是汉人,冼氏却是当地越族首领,本来男尊女卑,但冼夫人嫁给冯家后,岭南人却是只知冼氏,少提冯家。”

孙思邈笑笑,五指过处,手中树枝奇异般地褪了青绿的树皮。

冉刻求心惊之下,更是茫然。

“承认什么?”慕容晚晴微有错愕。

冉刻求有些着急,跟在孙思邈身后道:“先生,去哪里?”

他神色虽还从容,但微睁的双眸中带着凛然之意,问话虽轻,却远远地传开去,看来没有受鼓声的丝毫影响。

他言语之间有自信,也有自伤,终究不再多说什么。

孙思邈见他望来,左手握拳,右手一搭,做了个奇怪的手诀。

良久,孙思邈嘴角又浮出淡淡的笑容,“好,你坐下,听我说一件事情。”

虽困惑重重,但冉刻求还是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,“冼夫人托先生什么事呢?”

孙思邈却知遇到了生平最大的一个危机,双手一合,捏了个奇怪的手诀,第三遍问道:“朋友所来为何?你我无冤无仇,何必用灵光、鼓月这等阴毒的手法招呼?”

“为什么?”冉刻求不解道。

孙思邈抬头望天,见明月如钩,隐泛清愁,心道:这时候,只怕千里之外的冼夫人也在看着明月,盼我早日带她儿子回转了。

刹那间,那人已知要杀慕容晚晴最少还要两招,但两招过后能不能逃得过孙思邈的追击,却是未知之数。

冉刻求见她的样子,虽还牵挂兄弟的安危,可心道自己昨天见到那暗中人,根本无还手之力,慕容晚晴还敢刺那人一剑,实在不能再强求她做什么了。一念及此,心中反倒有些歉意。

孙思邈避而不答,回忆往事道:“我自幼大病一场,久病竟自医。见天下混乱,百姓日苦,于是在精研医术后钻研三坟五典、诸子百家,企图从中寻出一条济世之道。”

他是心高气傲之人,这次来找孙思邈本势在必得,不想孙思邈本事竟深不可测,远超乎他的想象,一招失算,胜负难料,他不想冒险搏命。

冉刻求中了两针,立即感觉如聋子一般,但还是感觉到一颗心狂跳不休,如一面大鼓在胸膛锤击一般。

那痛楚闪过,取代的是无边的惆怅,孙思邈又道:“那时候的我,心高气傲,和你如今仿佛,虽一介书生,但什么事情都想理会。”

孙思邈一直琢磨着对方的来历,闻言有些纳闷,想不出敌人如何知道他接了斛律明月三箭。

冉刻求盘腿掐诀闭口收声后,心跳立即缓了很多,似乎那鼓声也影响不了他什么,不由暗自称奇,却不知什么道理。

“如今斛律明月老迈,兰陵王正如日中天。齐国对抗周国、陈国的重任正慢慢地移到兰陵王的肩上。斛律明月对齐国忠心耿耿,自然不会让兰陵王随你离去。”冉刻求立即道。

孙思邈一直颇为低调,冼夫人又如何知道当年的少年复出?

冉刻求羞愧道:“先生说的是,有时候,我就是管不住自己。以后我碰到什么事,躲开就是。”

说到这里,她轻咬红唇道:“我当初也想向先生示警,可一来没想到那人出手那么快。二来……我看到那人从树下经过时,不知为何,心中实在有点害怕。”

可他非但没有叫出这个好字,一颗心反倒沉了下去。

她怎么会来到此地?

啸声突顿,鼓声未停。黑暗中那人冷笑道:“孙思邈,你真以为凭天师传下来的三关诀,就可对抗我的七伤术吗?”

剑是一柄会发琴声的剑,出剑的人却是慕容晚晴。

“你并不知蝶舞的幕后之人是谁?你在帮她做事时,已经知道她是为了兰陵王?你也喜欢蝶舞姑娘?”孙思邈盯着冉刻求道。

孙思邈却不停留,霍然向南扑去。

慕容晚晴轻咬红唇,回忆当初的情形,眼中还有分惊吓困惑,“我不知道呀,但那两人是跳着走路,膝盖并不弯曲,和传说中的僵尸很像了。”

夜幕笼罩下,孙思邈坐在黑暗处,再无声息,乍一看,如幽灵浮动。

那鼓声突兀,虽不嘹亮,但冉刻求听到却感觉那鼓槌好像敲在了心头,疼痛难忍,怪叫一声。

“响水集。”

孙思邈望着黑暗处,喃喃道:“他不会跑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孙思邈略有意外。

办刻求慌忙向前看去,隐约中又听鼓声再起,虽是微弱,但不知为何,一颗心也随着那鼓声起伏。

只一眼,慕容晚晴就感觉坠入陡崖深谷之中,一时间竟全身发软。

冉刻求又道:“她现在日子才过得好些,上次抢先生的包裹,也是那人吩咐的,说事成后就让蝶舞见见兰陵王,蝶舞欢喜得不得了。”

冉刻求看似莽撞,其实也是心细,听孙思邈所言,立即听出几个问题。

他在黎阳城内的客栈曾见过一个怪人,之后就昏了过去。听慕容晚晴提起,那人穿着褐色的衣服,倒和自己见到的那人一样,多半就是一个人。

声未落,天空突有磷火闪动,那一刹,竟有十数点磷火从暗中飞出,正击向孙思邈下落的方向。

冉刻求心中凛然,回想当时场景,感觉青天白日下也有些不寒而栗。

那一刻,天地陡静,风似乎都凝在半空。

半晌后,孙思邈又开口道:“朋友既然来了,难道吝于一见吗?”

他话音未落,天地间陡然有轻啸传出,如雏凤清鸣,天籁音起。

冉刻求记挂着故事,并没有去体会孙思邈的言下深意,问道:“先生,后来怎样了?”

冉刻求恍然击掌道:“对呀,我就听蝶舞说过……她说兰陵王自小就没了娘亲,很是可怜……嗯,很是可怜。”没说的话却是,我他娘的也自幼没有娘亲,更被父亲狠心丢了,蝶舞怎么从来不说我可怜呢?女人的心真的难以琢磨。

念头如闪电,冉刻求眼眸还是被孙思邈身法所带,就见孙思邈一扑之下,眼看就要冲入黑暗之中……

电闪之间,孙思邈想到什么,立即喊道:“不要!”

孙思邈笑笑,反手一折,取了根树枝在手,左手五指从树枝上轻轻抚摸过去。

冉刻求道:“走了。”

“那先生的武功是谁教的?”冉刻求好奇心大起。

转念之间,手一挥,一颗黑丸击在地上,瞬间冒起了一道浓烟。

冉刻求骇异万分,知道若是这么下去,只要鼓声急如密豆,他心跳也如此快捷,很快就要吐血身亡。

扭头望向孙思邈,却发现他问话时紧闭着双眸,似在倾听什么。

她神志渐复,骇然想到,难道那妖孽手掌掠过我鼻端的时候,对我下了毒?是孙思邈救的我?

挺起胸膛,冉刻求道:“可我总希望,她就算见到兰陵王,也能知道我的好。”

见孙思邈望来,冉刻求立即将客栈发生的事情说了遍,末了补充一句,“先生,我那时候看到的真不是幻觉。”

暗中那人平淡道:“你觉得我会信你?”

那人双眸亮得异乎寻常,似带着一股魔力,让人一眼望去再难移开。

听孙思邈又道:“大道至简又至难,我虽有所获,但实在无多。但有一日,却从一本书籍中发现个秘密,怦然心动,本要立即前往昆仑山寻秘,可却因为一件事耽搁了。”

千秋名声,万岁基业,什么岭南齐国,在一个母亲心中,怎及子女重要呢?

啸声才起,孙思邈脚下用力,竟借树枝弹力,从树上一跃而起,飞扑西方。

慕容晚晴不待回答,就听一人淡淡道:“你这次倒有先见之明。”

冉刻求心中一冷,陡然感觉情形曾经见过,睁大了双眼。

只见前方黑暗处突然有草浪起伏。

“他去了哪里?”慕容晚晴立即跳了起来。

暗中那人亦是不答孙思邈所问,只是道:“孙思邈,就算你得天师之道,我要杀你也不是难事。”

她昨晚不知为何昏迷,也不知为何醒转,所有一切如梦一般。

孙思邈望向慕容晚晴道:“慕容姑娘,昨晚之事,还请你说说。”他说话间,盘膝坐了下来,笑容泯去,双眉微皱,似有难题不解。

心中大骇,慕容晚晴立咬舌尖,神志略清,横剑爆退。她应变也是极快,知道这人控制住她的心神,下一步恐怕就要出手毙了她。

冉刻求见她醒转,本有些高兴,见她蹙眉不悦,好似对仇敌一样,忍不住道:“怎么了,你不高兴?”

孙思邈沉默半晌才道:“那是她最后一次到北方。或许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。自那以后,她再未涉足江北,只怕这一生,也不会离开岭南了。”

他说到这里时,眼眸中突闪过分痛楚。

冉刻求见了,想起孙思邈说过,他们走的是一条不归路,不知为何,他心底突然冒起股寒意,只感觉朗朗乾坤、天日昭昭下,总有些阴森诡异的杀气难以挥去。

冉刻求咬牙半晌,终于缓缓点头,三个问题,均可用一个“是”字答复,但其中复杂的心境,谁能领悟?

孙思邈皱了眉头,“我没见过阿那律!”

心中却想:可我却没料到这么快就被斛律明月揭穿身份,只怕孙思邈这三个字传了出去,日后麻烦不断。可既然身份揭穿,福祸随缘,我又问心无愧,何惧之有?

冉刻求在树上见到孙思邈那一式,只感觉如堂堂正正之师却用奇诡之兵,脱口大叫:“着!”

冉刻求搔搔头,似有印象,略一回忆,吃惊道:“岭南的冼夫人?”

可不到片刻工夫,那草浪已接近树下,眼看就要向树上爬来,冉刻求心中发毛,几欲作呕,就想跳下树去逃命。

无暇深想,孙思邈缓缓道:“因此,你认为我必定见过阿那律,才会有这身本事?”

慕容晚晴脸上掠过分惊惧,“天黑时,张三、王五都想去听听你们说什么,我拦不住,就任凭他们去胡闹,但警告他们莫要让先生发现。不想他们一去许久,我等得不耐烦,也摸过去看看,可没走多远,就见到张三和王五昏在草丛中。”冉刻求立即问:“谁弄昏了他们?”

冉刻求一旁看了,心中有些奇怪,暗中嘀咕,这个孙先生究竟有多大呢?听斛律明月说起往事的时候,他最少也得三十岁以上,为何有的时候,我看他年纪不过和我仿佛呢?

慕容晚晴急道:“你做什么,我是在帮你!”

冉刻求摇摇头,“她说没有。就是没有才一心想见。先生,蝶舞姑娘其实也很可怜,她一直在青楼,听说是被个有身份的人收养,一直替那人做事。”

他心中在想,我才到这里,这人就闻风赶到,他这次虽逃,但怎肯轻易放过我?我不找他,他也会找我的。

冉刻求哈哈一笑道:“你还不承认吗?”

冉刻求抱膝坐在地上,不慌不忙道:“你本是喜欢孙先生的,对不对?不然怎么会对他的行踪这般紧张?”

慕容晚晴看了冉刻求一眼,苦涩道:“说来话长,但以先生的睿智,想必早看穿冉刻求的小聪明了。我也不瞒你,冉刻求一心拜你为师,我们怕耽误他拜师这才故作误会离去,不过暗中约定,还是要跟随先生你的。昨晚先生在野外露宿,我们也一直跟在不远。”

慕容晚晴隐忍多时,出剑算计精准,一剑刺在黑暗之人身上,本以为会将那人刺穿,不想却如刺在钢板之上,忍不住一愣。那人再哼一声,向慕容晚晴看了眼。

冉刻求剧烈的心跳稍缓,听力被银针所限不敢拔除,只怕鼓声再起,就会吐血而亡。可他眼睛没事,能看到孙思邈嘴唇蠕动着和人说话。见孙思邈这刻还有闲情折枝谈笑,心中忐忑,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睁大眼睛望向暗处,却根本看不到什么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