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身份

上一章:第六章 反复 下一章:第八章 劫狱

努力加载中...

一人突道:“斛律将军……这……不公平。”

此言一出,王五、张三都吸了口凉气,脸色改变。

斛律明月简洁道:“是!”

高阿那肱毕竟从身军旅,也算是战功赫赫,对军中往事知道更多,略作沉吟道:“独孤信本西魏八大柱国之一,和周国太祖宇文泰是生死之交。独孤信本事西魏,周代西魏后,又可说是周国的开国功臣,听闻这人除了是军事奇才之外,还在相人上有一绝,经其评点之人,多是鱼跃龙门,身价倍涨。不过独孤信在十数年前已死,这点穆大人说得不错。”言下之意也是不解为何斛律明月突然提及个已故之人?

但斛律明月绝不会无的放矢。他径直入宫,看起来就是为了这个孙简心,他如何知道孙简心在宫中?又怎知孙简心的来历?

冉刻求终到一院门前,顾不得敲门,一脚踢开。

慕容晚晴冷冷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,先礼后兵吗?”

斛律明月嗤之以鼻,又上前一步,凝望孙简心,一字字如同有千钧之重。“孙思邈,你真以为这般打扮,就可以骗得过本将军吗?!”

见慕容晚晴神色不悦,冉刻求上前一步,诚挚道:“慕容姑娘,你两次连续去找孙先生,我猜并非恨他在兰陵王刀下救了那孩童,而是想办法要和他联手对付兰陵王?”

“住口!”斛律明月一声低喝。

就听到殿前那人回道:“是!”

斛律明月并不去猜,径直问道:“哪两类?”

静寂的殿堂中,穆提婆脸上的红艳似乎也有几分褪色。许久,穆提婆才轻笑道:“原来斛律将军回到了邺城,怎么不提早知会奴家一声,好让奴家派人去接呢?”

斛律明月并没有任何惊诧之意,立在殿中,不知为何,浑身上下仿佛都笼罩着一层悲伤,许久后才道:“孝先死了。”

若非是山,焉有那磅礴无俦的气势?若非是山,怎会立在那里,让人有渺小之感?可明明是个人,怎么会让人感觉是一座山?

这陋巷极为静寂,人影都不见得一个。慕容晚晴眼珠数转,看起来几次想要动手,但见冉刻求满是戒备之意,终于放弃了动手的打算。

兰陵王赫赫威名,这女子竟然敢和兰陵王做对,他们听着都是心惊。

孝先?孝先是谁?竟让他们如此悚容关切?

那姓魏的常侍领命,如临大敌地将孙思邈带走。

那黑影倏然不见,化作长鞭回缩到一人的手上。那人见到冉刻求,喜道:“老大,你总算回来了,事情办得如何了?怎么忘记了敲门的暗号……”瞥见冉刻求抓着那女子的手腕,他吃吃道,“换了相好的了?”

可如今的孙思邈看起来年纪也不算大,十数年前更是年轻,孙思邈以何能耐竟能和赫赫有名的独孤信交往?

喀嚓声响,有兵士上前给孙思邈戴上手铐,又锁上脚链,完全把孙思邈当作重犯处埋。

众人冴异,不知谁在这时候竟敢指责斛律明月,向发声之人望去,更是吃惊。

孙思邈正盘膝坐在枯草上,听到脚步声,缓缓地抬起头来。他虽身在囹圄,可如在宫城中,依旧从容自若,见到那人竟像是认识的,轻声道:“祖侍中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“孙先生要说什么?”冉刻求愕然反问。

冉刻求长吐一口气,抹了把冷汗,尴尬道:“原来如此,看来我真是傻。方才多有得罪,还请见谅。”他不是没有怀疑,而是关已则乱,到现在身体还没有感觉到异样,回想孙思邈的态度,心中已信了慕容晚晴八成。

“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,每个人都会死,你我都不例外。”

来人竟是斛律明月——齐国第一将军!

高阿那肱也是气郁,闻言亦道:“斛律将军,就算孙思邈是周人,就算独孤信赞许过孙思邈又如何?祖侍中其实早知道孙思邈的底细,他对阿那肱说过,孙思邈是个人才,若能善用,说不定是我大齐之福。”

冉刻求听闻“孙思邈”三字时,脸色蓦红,似是十分激动。慕容晚晴本一直垂头,自斛律明月来之后,更是头也不敢抬起。她是慕容家后人,到此险地,如此举动再正常不过,可听到孙简心真名时,还是忍不住霍然抬头,目露惊诧。冰儿手持纸笺,亦是脸色苍白。

冉刻求鼓起勇气,才待开口,孙思邈突然道:“这位冉壮士……我有几句话和你说。”

他这句话说得也很奇怪,阿那律当然就是如意,为何和阿那律有关的人就会对齐国不利?

众人骇然同时,心下又想,这评语是二十年前的,那时候孙思邈定是未及弱冠,竟有这般神通,可说是神童了。

只一个字,如同炸雷般响在冉刻求耳边,冉刻求身形晃晃,几乎栽倒在地。

斛律明月立在那里,面无表情,再无双的画笔也难描绘他心中的悲伤。

那人心中也是诧异,不想孙简心面对他竟还能如此从容淡定。

斛律明月冷然一笑,“你不知这位孙先生的身份,竟敢带他入宫面圣,若皇上因此有事,不知谁来承担这个责任?”

只见到殿外大树旁站着一人。

他迈上前一步,冉刻求被他气势所逼,退后了一步。

他用极为平静的声调说出这四个字,但其中刻入骨髓的痛楚伤感让人一听而知。

这时,他已看清楚斛律明月的面容,只见其虬髯满面,乍一看威猛无比,如草原怒狮,但再看一眼,又觉得此人雄猛中亦带分儒雅,双鬓发白,又带分风霜之意。

但更让人诧异的是,这人竟是当初孙思邈才到邺城为他算命的那个瞎子!

穆提婆开口就碰个钉子,脸上虽还残留着笑,但眼中闪过分阴霾,阴柔道:“将军一回邺城,就认路到了宫中,还不知道有何贵干?”

冉刻求不答,只是抬头看了眼天色,见日头不堪重负地西落,很快要入夜了,他缓缓地握紧拳头,呆呆地出神。

孙思邈默然许久,似在回忆前尘往事,半晌才道:“斛律将军,就算独孤大人和在下是忘年之交,那又如何呢?”

这时殿中正暗,高阿那肱和穆提婆心中好奇,都迈上两步,凝目向那画上望去,同时咦了一声。

顿了片刻,见斛律明月面无表情,穆提婆又补充道:“不过此人十多年前就死了,斛律将军为何提及此人?和孙……先生又有什么关系?”

众人微哗,难以置信地看着孙思邈,均想独孤信赫赫威名,不想竟和孙思邈有交情!

慕容晚晴霍然转头,似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冉刻求,那黑白分明的眼眸中,带着几许复杂之意一像错愕、像同情,又像是有些讥讽……

高阿那肱身为昌国侯,在齐国位高权重,却不敢得罪穆提婆。

狱卒看着被黑暗笼罩的那人,脸上露出敬畏之意,立即打开牢门,领那人进入。这牢房中虽有十数铁牢,但只有最末的铁牢亮着一盏孤灯。

众人听到这几句,不约而同在想,这几句话倒不难理解,心有玲珑孔当然是说孙思邈非常聪明,手持无缝针多半是说他针灸之术高明。独孤信后两句所言,自然是说孙思邈的才能即可安国,又可治病救人的意思,也就是不为良相、就为良医了。

王五、张三反应极快,就要追出去,冉刻求颓然摆手道:“算了,不要追了。”王五、张三止住了脚步,同声问:“老大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听前方风动,冉刻求立知不好,只见到慕容晚晴蹁跹一点,投入了黑暗之中,这才知道中了她的计策。

那幅画上并非什么山水花鸟,却是画了一个绝美忧郁的女人。

一时间剑戟寒光,冷了正落的夕阳。

孙简心终于回过身来,望向来人,就感觉那落日熔金中,有两枝箭矢射来,击中他的心口。不是箭矢,而是目光——如箭矢一般的目光!

冉刻求打破头也想不出来,因此扭头望去,就见到仙都殿前站着一个人。

冉刻求翻翻白眼,像是噎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许久才嗄声道:“孙思邈,你有种,竟然对我说这种话?”转身对斛律明月道,“斛律将军,小的无话可说,但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穆提婆终于开口,很是不满道:“斛律将军果然威风!”他在宫内素来呼风唤雨,这刻被斛律明月憋了一肚子怨气,忍不住发泄,“可斛律将军似乎欠我们一个解释!”

没有兵卫再跟着,斛律明月显然只看重孙思邈,对他这个半路杀出的无名小卒没什么兴趣。

他和孙思邈相处虽不过几日,但目睹孙思邈的行事,暗自佩服,早当孙思邈如知己、朋友甚至师父,但这些话却不想对慕容晚晴提及。

话未完,王五、张三脸上已变得没有了血色。王五还能问一句,“哪个斛律将军?”

这时日头西斜,有淡金的阳光铺到了殿前,落在那人的身上,照出个长长的身影。

慕容晚晴不再挣扎,跟随冉刻求过了天街,钻入一条巷子,东拐西绕,不多时进入条陋巷。

斛律明月十七岁就被齐国开国之君神武帝高欢提拔为都督,向此东征西杀、南征北战,生平未尝一败,可说是威名盖世,打遍天下难逢敌手。就算大周名将韦孝宽,虽能击败神武帝高欢,让高欢闷郁而终,但和斛律明月对决时从未取胜一次,难免有“既生瑜,何生亮”之感。

穆提婆微有异样,终于按捺住性子道:“恕奴家愚笨,不知道斛律将军此言何意?”

树下那人一震,却像懂了,许久才道:“原来如此。将军,我还是有点怀疑,但显然你有很多事情不想和我说。”见斛律明月不语,似是默认,那人叹口气道,“我想去见见孙思邈,和他说几句话,你总不会反对吧?”

冉刻求长吸一口气,凝望慕容晚晴道:“慕容晚晴,在下和你本井水不犯河水,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那人出了宫后向右转去,过了金水桥,那面就是邺城的深牢大狱一一天字狱。

穆提婆虽有意拦阻,但见斛律明月山一样地横着,也不敢造次,只是冷哼一声。

二人在长街撕扯,有百姓驻足望来,慕容晚晴似有忧虑,眼珠转转,装作温婉的样子,却低声喝道:“你再不放手,不怕我杀了你?”

这时夕阳西落,将其长长的影子映在殿中,也落在了孙思邈的身上。

众人又是诧异,穆提婆也是微颤,眉宇间带分担忧之意。

斛律明月上前一步,冷哼道:“若真出了事,只怕晚了!”

王五、张三见二人似已和解,不约而同地吐了一口气。王五问道:“怎么又出来了个孙思邈?”

“什么评语?”发问的却是穆提婆。他虽不满斛律明月对他的态度,但对孙思邈的来历更是好奇。

那人缓缓蹲坐下来,灰败的脸上挤出分惨淡的笑容,“我早奉劝过你立即走的……你偏不听,看起来,你也不过是命运的手下败将。”

孙简心微吸一口气,不想世上还有人有这般凌厉的眼神,竟要刺到人的内心深处,似乎在这目光下,一切皆无可遁形。

冉刻求并不动怒,只是道:“我……”

斛律明月哂然冷笑道:“他若和你不是忘年之交,以他地位之尊,相人之准,二十年前如何会给你做出至高的评语?”

以独孤信的地位之尊,给孙思邈如斯评语,可说是极为推崇。以独孤信的相人之准,这么看好孙思邈,孙思邈在二十年前按理说就该声名鹊起,为何至今还默默无闻?

就听孙思邈平静道:“将军既然怀疑在下,不妨先锁了在下,慢慢去查。在下始信清者自清,一切尽可平和解决,又何必刀兵相见呢?”

“你现在终于承认了?”斛律明月神色肃杀。

他们不是没有听清斛律明月所言,而是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。

“因为你本是周国子民。”斛律明月一字一顿道。

来人脚步沓沓,径直到了那间铁牢前。

冉刻求大喜回头,王五、张三暗自骇然,同时望去,只见到夜幕深深,哪有孙思邈的影子?

他用极为冷静的口气说出这句话来。殿内外的三人都感受到一股寒意,他们知道斛律明月这么说,就无疑在宣判那凶手死刑。

穆提婆一怔,气急反笑道:“都说斛律将军治军严明,深明大义,如今看来,若斛律将军这么治兵,手下如何肯听令?”

高阿那肱道:“怎么是……但是……”他满是惊诧之意,还揉了下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。

才待说什么,一人从院门外窜了进来,手拎个酒坛子,身形瘦削,见到众人,喜道:“都回来了。”见还多了一人,他不解道,“这位是?”

暗影中的斜律明月看起来不再威严,反倒有些孤单,他静静听完,只说了一句,“那盲公又知道什么?”

高阿那肱虽是侯爷,但在斛律明月面前,没有了半点威风,低声道:“阿那肱不知。”他虽在穆提婆面前自称本侯,但震于斛律明月威势,更知道什么昌国侯在斛律明月眼中一文不名,因此放低了身份。

“一幅画能说明什么?”树下那人道,“相反,这幅画反倒说明他的用意,将军莫要忘记了当年的约定,他可能是岭南冼……”

冉刻求冷笑道:“你真以为是我表妹了?我管你去哪里!可我中了你的毒药,你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仙都殿中陷入死一般的沉寂,暮色笼罩,众人皆没入青青的夜色之中。

慕容晚晴神色古怪,看了冉刻求良久,这才道:“你不但是个傻子,你还是个疯子!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能从斛律明月手下救人?”

目光望过去,见众人或多或少都是流露出困惑,知难以自辩,孙思邈索性道:“那谁能证明在下确有敌意呢?”

众人愣住,不想孙思邈全然没有反抗之意。

斛律将军?哪个斛律将军?这天底下除了斛律明月,还有哪个斛律将军?

斛律明月道:“敌人亡我大齐之心不死,他们既然能对孝先下手,就不会止于暗算了孝先。”

高阿那肱和穆提婆闻言,都是脸有忿忿,就听殿外暗处有人道:“肓公并不知道什么,那斛律将军既然知晓很多事情,为何不说与盲公听听?”

孙简心反倒笑了,“斛律将军看人和在下不同。”

透过栏栅,可见那人一双呆滞死灰的眼。

穆提婆为人阴柔,心思更是细腻,知道斛律明月讽刺他在宫中兴风作浪,对国事孤陋寡闻,气愤道:“奴家当然知道独孤信,此人美容仪,善骑射,又号独孤郎,听闻本是天下难得的美男子。”

穆提婆却道:“肯定不是……可是……”口气中满是困惑之意,眼中亦带分迷惘。

就算那树下之人也是失声道:“孝先死了?这怎么可能?他怎么死的?”他本是冷漠的声调,这一刻才显出波澜激荡之意。

众人却是微哗,神色各异。

冉刻求再望孙思邈一眼,咬咬牙,大踏步离去。慕容晚晴一直话都不说一句,见状也是细步跟了出去,不敢回头望上一眼。

殿内外三人均是悚然,齐声问道:“凶手是谁?”

冉刻求抬头望天,似有千言万语,但终究只化作了一个字:“是!”他心中暗想,孙先生只是怕连累我,这才在斛律将军面前那么说。我当时就知他的心意,可想着要出来筹划救人,这才出宫。孙先生这般对我,就算没有僧璨说过的那些话,我也一定要想方设法来救孙先生了,不然……我会后悔一生的。

“果然是伶牙俐齿。”斛律明月哂然道,“可任凭你机心百变,今日也莫想要从这宫中逃脱。来人,将孙思邈拿下!”

见斛律明月前来,冉刻求本以为来个解救他危难的救星,哪里想到却来了个煞星,不由暗自叫苦。他一直敬仰斛律明月英雄盖世,本不敢多言,但见孙思邈另有一番从容气度,让人一见心折,忍不住为孙思邈开口叫冤。

斛律明月却是动也不动,反倒负手凝立。

冉刻求闻言,只感觉脑海中轰然声响——心中蓦地想到个人物。

慕容晚晴却道:“冉大侠,现在没事了吧,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慕容晚晴四下看看,见长街有兵卫经过,正向这方走来,终于轻叹口气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不过,孝先是被人害死的!”

见兵卫锁住了孙思邈,斛律明月脸上也掠过分诧异,不曾想孙思邈如此听话,摆手道:“将他押到狱中,严加看守。”

斛律明月再也不看穆提婆,淡淡道:“本将军赶赴宫中,是怕有人不认路了。”

斛律明月斜睨穆提婆道:“本将军需要向你解释?”

斛律明月松开五指,叹口气道:“我不知。”转瞬平静道,“但我会查出来的,我一定会查出来的。”

斛律明月在疆场先后征战三十余年,到如今齐国国君高纬之时,已辅佐齐国五朝君王,如此功绩,如此忠心耿耿,自然在齐国军民心中树立起无上威望。如此人物,就算皇帝高纬见到,也满是尊重恭敬,穆提婆虽是高纬面前的红人,眼下也不敢和斛律明月争锋。

殿外跟着一声喊,守在殿外的侍卫蓦地冲了进来,虽不过十数人之多,却有千军万马之势,瞬间将孙思邈围在当中。

本是夜意转浓,那人又站在树下,全身如同笼罩黑暗中,让人看不清究竟。来人有如幽灵般在夜色中蓦地出现,倒显得鬼气森森。

冉刻求见她服软,一拉她的手腕道:“你跟我来就好。”

孙思邈亦是不动,只是抬头看着殿外日落,神色惆怅,竟不出任何辩解之语。

他这么一说,显然承认斛律明月所说无误。他并没有被揭穿底细的惶恐,神色间只带分淡淡的怅然。

穆提婆脸露不平之意,嘴唇动了下,却未开口。

无论谁看到这双眼都知道那人已经瞎了。自由出入宫中,不需别人领路的人,竟然是个双目失明的人,这已是让别人很是诧异的事情。

孙思邈缓缓道:“当初你偷我包裹,骗我信任,我其实……一直记恨在心。”

冉刻求如背后长了眼睛,一伸手就将慕容晚晴抓住,低喝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众人一惊,都不由地看向孙简心。

斛律明月再次上前一步,已近孙思邈,缓缓念道:“心有玲珑孔,手持无缝针;动心可安国,妙手即回春!”

斛律明月放声长笑,震得殿瓦均颤,只是笑声中,毫无欢愉,只有寒意,“你若没有不利齐国的目的,为何要换名而来?”

冉刻求一听,就知道斛律明月和穆提婆并不和睦,暗自叫好。

冉刻求不理,盯着慕容晚晴,只盼她答应。

树下那人点点头,转身缓缓离去。

殿外树下那人立即道:“你说他们还会有进一步的举动,你怀疑孙思邈和他们有关?但有何凭据?总不能因为他到了邺城?”

众人当然都知道如今三国鼎立,周国和齐国素来交恶,疆场厮杀多年,互相死伤无数。孙简心若真是周人,悄然来到邺城,只怕真有目的。

他又见斛律明月一来,就让不男不女的穆大人吃瘪,让威严无限的昌国侯垂首,虽不知斛律明月为何要留下孙简心,但对斛律明月敬仰万分,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喊,做人当如斛律明月,方不负英雄生平!

而高阿那肱听闻孙思邈之名后,微微一震,显然也知道这个名字。

这期间,斛律明月动也不动,但一双眼始终不离孙思邈。

孙简心脸色微变,终于只是笑笑,喃喃道:“孙思邈?我不听此名许久,不想还有人记得我从前的名字。”

只有穆提婆却有些茫然,反问道:“孙思邈是何人?”

高阿那肱不安难言,穆提婆却远没有他那么畏惧,执拗道:“皇上没事。”他这时候居然对孙简心还是信任,实在让很多人出乎意料。

心思飞转,冉刻求低声威胁道:“你若敢动手,我就揭破你叛逆的身份,只怕你逃得了我这一关,却逃不了齐兵的追击。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,一拍两散!”

孙思邈人在困境,脸上蓦地又闪过分迷雾,似凝聚了多年的沧桑。

慕容晚晴沉默许久,这才道:“不错。我当初的确有这个打算。”

冉刻求大步流星地出了宫,直走到天街上,这才回头望了眼。

孙思邈轻叹一口气,“在下只是不想高攀,若斛律将军执意认为如此,在下也不反对。只是在下就算是周国人,就算和独孤信大人有关系,将军似乎也不必如此紧张,至少在下前来齐国,对贵国并无任何敌意。”

冉刻求还待细看,就见斛律明月向他望来,就感觉有道闪电劈来,慌忙移开了目光。那一刻,他的脑海中只留下那凌厉的目光,反倒忽略了斛律明月的威猛和沧桑。

那声音沙哑低沉,似乎对万事漠不关心,又像是早看穿世事,因此淡漠。

斛律明月平静地说完这句话后,手握紧成拳,骨节咯咯响动,似乎诉说着心中的愤怒。

冉刻求一怔,吃吃道:“你……”他一时错愕,不信听到的是真的。

冉刻求想不明白,但却隐约明白一点,就算狂傲如斯的穆提婆、威震皇城的高阿那肱,对来人都有几分畏惧之意。

斛律明月从冉刻求身上看过去,瞥了慕容晚晴一眼,摆摆手道:“放他们两个出宫。”

“谁?”院内有低喝之声。

慕容晚晴细眉一挑,看起来有些恚怒。

见冉刻求瞠目结舌,还有些不信,慕容晚晴又道:“以孙思邈和你的关系,你若吃了毒药,他怎会一直不闻不问呢?”

树下那人立即收声,衣袂随风而动。

慕容晚晴见状,神色不善,手已摸到腰间,眼看就要拔剑相向,却终于放下手来,讥诮道:“傻子,你吃的不是毒药,而是我前几日伤风去药店配的药丸。我怕你们在齐兵面前揭穿我的身份,这才吓你的。”

冰儿应了声,向孙思邈被押走的方向望了眼,缓步离去,一双捧着纸笺的手忍不住瑟瑟发抖。

斛律明月懒得再看穆提婆,如电的双眼望向了高阿那肱道:“昌国侯当然知道的更多了。”

片刻后,仙都殿内重归寂静,只余斛律明月、高阿那肱和穆提婆立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冰儿还是捧着那纸笺,似乎吓傻在那里,神色惨白。

孙思邈又道:“因此,我三番五次故意戏弄于你,以解心头之恨。民街之上,甚至搞得你几乎送命,你想必也对我心有不满。”

慕容晚晴跟在冉刻求身后,见状也向后望了眼,等冉刻求转过头去时,突然顿住脚步,向一旁行去。

“孙思邈那么对你,你竟然要去救他?”

齐国如今威慑天下,逼陈国、周国不敢仰望,靠的是智谋无双的段韶,靠的是威勇无双的兰陵王,但在齐国军民心中,段韶和兰陵王两个人加起来,也难敌斛律明月的威望。

见冉刻求开口欲说什么,孙思邈截断道:“因此,你此刻就算说我的坏话,我也绝不怪你。但想斛律将军早对我有了判断,也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,你如果有什么话要说,不妨也免了吧。”

“有病的人和无病的人。”孙简心摊摊手心,轻声道,“斛律将军多想了,在下此次前来邺城,只想治病救人,并没有对齐国不利的目的。”

高阿那肱和穆提婆闻言,都是脸色微喜,举目向殿外望去。

斛律明月漠然道:“你要去,最好现在就去,不然……只怕晚了。”他口气中有着说不出的萧冷。穆提婆和高阿那肱都忍不住打个激灵,心中想,为何斛律明月这么说?难道说斛律明月今晚就要杀了孙思邈?

斛律明月轻叹一声,目光又落在孙思邈身上,“可各位只怕不知道,独孤信生前曾和此人结为忘年之交!孙思邈,你说本将军说的对也不对?”

“谁能证明?”斛律明月咄咄逼人道。

斛律明月满是肃杀之意,转向高阿那肱道:“昌国侯,你带这位孙先生前来宫中,可知道这孙先生究竟是谁?”

冉刻求乍一望去,只感觉那人身上散着金光,却看不清那人的面容。他感觉看到的是一座山。

斛律明月手一探,竟有一卷画轴在手,再一抖,画轴垂落下来,显出所画的内容。

声音未落,呼的一声响,有黑影扑来,冉刻求动也不动,只是道:“是我!”

他蓦地岔开话题,让众人一时间摸不到头脑。

那人说完一句话后,立在那里再无声息,殿中殿外亦是鸦雀无声,似被来人气势所迫,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话未说完,慕容晚晴突然神色一变,看向冉刻求的身后道:“孙先生?”

殿外树下那人突然道:“孝先遇害,又和孙思邈有什么关系?斛律将军今日囚禁孙思邈所为,可有目的?”他听孝先遇害,心情激荡,也明白了斛律明月的悲伤,言语声缓和下来。

孙简心笑容不减,竟受得住斛律明月传来的压力,不解道:“斛律将军何以认定在下要对国君不利?”

“我勒死条狗炖着吃,张三等你不到,先去买酒了。”

夜色朦胧,那人缓慢移动的身影有着说不出的诡异。到了牢房前,那人只是对狱卒道:“我要见孙思邈。”

他不望剑戟铁甲,只是静静地看着斛律明月,突然伸出了双手。

孙简心轻叹一口气,“在斛律将军看来,这天底下有周人、有齐人、有陈国人,还有什么蠕蠕人、突厥人。可在下的眼中,天下只有两类人,不知将军可知道是哪两类?”

孙思邈平静地望着斛律明月,缓缓道:“蒙独孤大人赏识,见了几面。在下对独孤大人甚为仰慕尊敬,却不敢称是忘年之交。”

“不劳穆大人费心了,木将军自会认路。”斛律明月斜睨穆提婆一眼,很快移开了目光,其中的冷漠之意,瞎子都看得出来。

穆提婆望了冰儿一眼,皱眉道:“你也去吧,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殿外树下那人道:“是孙思邈带的那幅画?”他离大殿还有些距离,也根本看不到画上的内容,但却一猜就中,可他怎知孙思邈随身带了一幅画?

穆提婆如今在后宫呼风唤雨,一些时候就算皇帝惹他生气,都要小心陪着,才能哄他开心。穆提婆说的一句话有时候简直比圣旨都要好用,这在朝廷中早有共识。

她转身就要离去,冉刻求突然叫道:“且慢。”

“昌国侯说得不错,独孤信早死了……”

冉刻求微喜,立即道:“那我们现在正是同仇敌忾,眼下孙先生被斛律将军关了起来,我们若是救了他,他定然会感激你,就会帮你。”

众人均是变色。高阿那肱更是忍不住退了一步,心道,孙思邈长街伏牛,可见武功高强,若是动起手来,虽难逃斛律明月掌心,但终究是场龙争虎斗,旁人恐怕就要遭了殃。

斛律明月冷望冉刻求,不发一言,像是想听他要说什么。

慕容晚晴猝不及防,被冉刻求抓个正着,挣扎了下,感觉冉刻求手掌如铁箍般,蹙眉道:“你做什么?你真以为是我的表哥了?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你管我去哪里?”

那人望见孙简心的双眼,也是心头一震。他目光犀利,但看到孙简心双眸时,却如箭矢落入了碧潭中,只起涟漪,难起波浪。

冉刻求虽因个人原因有点看不起兰陵王高长恭,但对斛律明月这人一直久仰,恨无缘见面,不想就在今日,就在此时,竟能目睹斛律明月真容,难免心情激荡。

可偏偏有一个人突然到了宫城中,对穆提婆的提议断然反对,这样的一个人又是哪个?

冉刻求知道这女子心狠手辣,腰间更缠着一把软剑,真动起手来,他胜算不大。

高阿那肱和穆提婆齐齐变色,难以置信地异口同声道:“什么?”

众人心中一紧。慕容晚晴也是霍然抬头,神色也带分紧张。就连斛律明月都是目光中厉芒一闪……

孙简心微有愕然,看了斛律明月半晌才道:“将军知道在下本来的名字?”

可斛律明月就算如此冷漠,对冉刻求的神色反倒比对穆提婆、高阿那肱要客气。

听斛律明月之意,孙简心这人竟然大有来头,而且好像会对高纬不利?这怎么可能?

斛律明月斜睨他道:“穆大人看来真的久居宫中,少理宫外之事了。不知穆大人可知道独孤信是谁?”

冉刻求终于放开了手,低声道:“一会儿我再向你解释。张三呢?”

那人正是神鞭王五,当初曾配合冉刻求抢过孙思邈的包裹。

斛律明月冷冷道:“一幅画当然说明不了什么,但他包裹里还有个如意,你莫要忘记了。”

孙思邈反倒一怔,笑容苦涩,喃喃道:“这也需证明吗?”

顿了许久,他又道:“他和阿那律有关。和阿那律有关的人……你当知道不会对齐国有什么好意。”

冉刻求这才留意到破烂的院中架个铁锅,旁边鲜血淋漓,锅里放着狗肉,还没有开炖。

冉刻求皱了下眉头,“不错,在下只是想要解药救命,这总是应该的吧?”他用眼神示意两兄弟,张三、王五这才知道原来这女的竟是敌人,遂成掎角之势拦住她的退路。

高阿那肱更是不安,知道孙简心若出了问题,他第一个逃不脱干系。

把守兵士见到那人竟也是视而不见,直当那人是隐形的一般。

“斛律将军?”孙简心终于开口,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,嘴角竟还能有笑容浮起。

他陡然厉喝一声,直如沉雷,震得仙都殿几乎颤了起来。

“有何不同?”斛律明月目光闪动。

说话的却是冉刻求。

他好像并不怕晚,走得竟然很是缓慢,走了多时,才出了宫中。宫中侍卫见了他,纷纷避让到路的两侧,也不搭讪,却也不阻拦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